HOME>品牌活动>大国重器

探寻历史的深处:大国重器40年(一)2018-07-05 来源:中国机械杂志社 作者:李瞧 田思

x.png

  1978年到1987年这第一个十年,如果我们只看到喧哗与骚动,就无法知道这十年仍然有一批人,在寂寞中做着许多惊天动地的事。

  “运十”是这样。1978年完成设计,1980年9月26日首飞上天,1988年下马。这就是最早的大飞机项目,它在20多年后又重新启动,代号是C919。而关于大飞机有过一个插曲:1982年美国麦道在上海开始与中国短暂合作生产MD82。

  建成于这一周期的葛洲坝是这样。作为计划中三峡工程的配套,是怎样提前出场、走到历史的前台,作为参与的当事人,周鹤良回忆的时候,用了“惊心动魄”这样一个词。

y.png

  秦山核电站是这样。1985年3月20日开工,结束了中国大陆无核电的历史,被誉为“国之光荣”,也使中国成为继美、英、法、前苏联、加拿大、瑞典之后世界上第7个能够自行设计、建造核电站的国家。相关的重大工程还有:1981年第一个高通量原子反应堆建成,1987年大亚湾核电站主体工程开工。

  宝钢是这样。1978年12月24日,总投资214亿元,宝钢在争议中从日本引进成套设备。7年后的1985年11月26日,一期投产,年产量300万吨。

  事实上一直没有中断的航天国防工业也是这样。运载火箭、科学实验卫星相继发射,并且在1985年的时候“长征二号”、“长征三号”也已投入国际市场。而歼8及其前期系列则是经历了1969到1979年的艰难之后,在1980年开始进入正轨。

  但无论如何,“大国重器”这四个字,相对于五六十年代的“两弹一星”,相对于今后的三十年,都是羞愧的。以至于历史的湖底到底是沉下了这样一行字:卖导弹的不如卖茶蛋的。还有陈先春、柳传志的改行,翻开历史的档案,陈先春竟然是核聚变专家,柳传志的专业竟然是雷达。而他们都在那个历史的坐标中,志同道合地定位于电子科技,后来一个是中关村之父,一个是联想的创始人。

  中国的装备制造工业,在这个十年,打开国门、睁开眼睛,开放了,放开了。“引进”,成为这十年工业发展中一个频率很高的词汇。这其中,汽轮发电机组、火电机组等电力设备的引进、冰箱彩电等家用电器制造生产线的引进、汽车生产中外合资的资本和技术引进,尤为突出。自1984年至1985年,国外的二手设备有的甚至是废弃的二手设备卖到中国……最具有典型历史意义的是“阿里斯顿九兄弟”—九个省市一起向意大利梅洛尼公司引进了九条同一型号的“阿里斯顿”电冰箱生产线……

  不能不承认,历史有一些懵懵懂懂,它走进了一个新的时代,有点像青春期,欲望被点燃了,但却不知道怎么去爱。幸运的是,它没有缩在家里,更没有抑郁,它初始的生命力中甚至有一些野蛮。

z.png

  一个国家的生命在,一个不甘沉沦的民族奋斗着。

  但毕竟百废待兴,一个被破坏了的时代前行的轨道不仅需要修复,而且还会让前行的脚步受到羁绊。

  1979年11月24日,渤海2号钻井船发生翻沉事故。因为管理和指挥上的不当,造成72名石油工人死亡。1980年2月27日,广东“曙光401号”拖渡客船在潭江江面遇险沉没,死亡和失踪284人。

  当时在全中国的整个工业领域,都存在着设备极度落后、生产力水平和管理水平低下、产品质量低劣、有的甚至也出现这样那样的事故,这被当时前来考察合作的最早一批外资企业所深切感受。

  也恰恰是这些问题,触发了改革与开放。

  40年来第一批扩大企业自主权的试点是首都钢铁公司、天津自行车厂等8家企业;第一批实行利改税制的试点是上海汽轮机厂、上海柴油机厂和彭浦机器厂等企业;建国以来第一例破产企业是沈阳市防爆器材厂,并在此基础上于1986年制订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试行)》;第一个由用户直接订货的试点发生在四川宁江机床厂……

  几乎与汽车行业与外资合作同步,1978年底中国政府派出两个机械工业考察团前往欧洲,在其成员中有贾庆林、饶斌等日后影响中国经济决策的名字;济南第一机床厂在1979年首开行业对外合作的先河,与日本山崎马扎克株式会社签订了来图来样加工、合作返销的协议;一个叫西门子的德国企业1981年开始试水中国,一个叫格里希的德国人则被聘为武汉柴油机厂的厂长,这是建国后第一位外籍的国营企业厂长。

  1979年,第一部外资合作法律《中外合资企业经营法》颁布实施。1982年11月24日,关税贸易总协定部长级会议在日内瓦召开,中国外经贸部派了一位司长前去观摩。在此后相当长的时间里,能否及何时加入该组织,成为中国融入全球经济的最重要的标志性事件,也为这个日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做着“推开窗户”的动作。

z1.png

  春江水暖。如果时代曾经给这个国家的经济带来了一片千里冰封,那么这十年就是一个逐渐的加温过程。其实此后中国经济,包括制造业、金融业、服务业的发展,包括大国重器在此后的一件件诞生,都在这个时代可以找到它们的脉络。没有一种收获是凭空产生的。同时,所有的苦难与磨砺,可能都是幸福的伏笔。我们在关于这个十年的历史中发现了这样的记载:1983年11月21日,中国第一台亿次巨型计算机“银河一I”通过国家鉴定,后来中国成为这个领域的世界第一强国;1984年,机器人和无人驾驶飞机也最早出现在历史的记载中,同样,中国目前已成为这两个领域的世界巨人。

  这一时期出台的110号文件,创造了我国重点工程和重大技术装备从无到有的奇迹。在这份纲领性文件的指导下,一大批重大技术装备得以研制,三峡工程、北煤南运、能源工程和宝钢二期等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工程也得以实现,而一批直接或间接受益于此的企业,也逐渐成长为了行业内的骨干力量。

  还有一项影响深远的决策—863计划也在这一时期完成并开始实施。虽然对计划的内容众说纷纭,但中国领导人对于当时世界高新技术蓬勃发展、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形势与挑战认识的准确、清晰,不仅令当时的世界惊讶,而且为后来的中国人所自豪。

  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的中后期历史曾经在这里沉思,那么进入80年代,历史这只巨兽正在抖落身上的尘土、落叶甚至积雪,睁开眼睛,看着光,看着山和山那边的水,张开嘴,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而我们能做的,则是仔细观察和聆听它从此开始的所有细节,大声说:你好!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