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电子信息>通信

比起高调互相加税,中美之间这场暗战更激烈2018-09-21 来源:装备制造MachineDiscovery 作者:

  5G主导权之争:一场谁都无法后退的竞赛

1.png

  继美国和澳大利亚之后,印度可能也会禁止中国通信设备厂商参与5G网络建设。印度通信部(DoT)秘书Aruna Sundararajan日前称:“我们已经告知思科、三星、爱立信、诺基亚和电信运营商与我们在5G技术试验方面进行合作,并且得到了积极的响应。”

  我们,被孤立了?

  中美5G的“暗流涌动”

  这一连串的禁令,明眼人一看都绝非偶然发生的事件。实际上,这背后暗潮涌动的中美5G争夺战,才是最值得引人与深思的。

  年初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兴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这次5G试验逐渐多国开始公开表态不与我们合作5G试验,想想看,这很让人头疼啊!中兴、华为有技术毋庸置疑,但国外运营商就是不带我们“玩儿”,这很严重。

2.png

  在昨日(19号)的达沃斯论坛上,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特别谈到了美澳印等国对华为5G技术的联合抵制。他说,5G作为一项全新的技术,在安全性上相比4G产生了非常大的提高,在对此进行风险分析的时候,应该关注技术本身,市场上相关的政治干扰对此毫无帮助。

  从通信设备商的变迁史来看,华为、中兴起于3G,成于4G,更迭换代之下,早期的巨头如摩托罗拉早已掉队。在5G标准中,华为等中国厂商拿下三成份额,虽然仍低于美国厂商六成左右的份额,但中国在5G时代的话语权有了明显提升,在中国5G提速的关键期,华为、中兴被禁无疑是当头一棒。

  针对被禁事件,华为曾多次发布声明,事件究竟如何演变,仍有待观察。

  “道不同”的中美5G路线

  近日,爱立信宣布与T-Mobile签署了一项价值35亿美元的多年期合同,为T-Mobile在全国范围内部署5G网络提供支持。爱立信将为T-Mobile提供符合3GPP标准的最新5G新空口硬件和软件。

3.png

  无独有偶,T-Mobile与诺基亚已在一个多月前签订了一笔35亿美元的5G供货合同,业内人士向记者推测称,这笔订单属于框架协议,包含基站和核心网主设备,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开始的一到两年时间里执行完毕。

  目前,美国三大运营商(Verizon、AT&T、T-Mobile)均已明确了其在5G业务上的合作伙伴和商用路径;但反观中国国内,尚未出现明确的5G订单意向,仍然处在5G第三阶段测试的过程中。

4.png

  对于正在全球范围内跑马圈地的设备商而言,中国这一广阔的市场迟迟未能开启。这样的情形不禁令人心生疑问:中国5G落后了吗?

  实际上,8月中下旬以来,中国在5G测试上也有不少重要进展,华为一方面联合Intel率先通过中国5G技术研发第三阶段IODT测试,另一方面打通国内首个基于3GPP标准的独立组网下5G First Call,还率先完成了第三阶段SA(独立组网)5G基站功能测试与核心网测试。

  此外,中兴、大唐、爱立信、诺基亚等设备厂商均发布了参与中国5G第三阶段测试的进展情况。

  谈到中美5G竞速的现状,一家设备商人士告诉记者,中美5G商用所选择的路线并不一样。“中国5G是在工信部统一指挥下,按照内场测试、外场测试、试商用、商用的节奏一步步推进,美国5G则是先用起来再说,然后根据市场的反馈边用边改。”

  该人士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来形容中美5G商用路线的不同取向,不过,他也向记者坦承,“中国5G一旦推出,就属于相当成熟的商用网络了。”

  中国5G的测试内容与测试进度都是按照工信部规定进行的,如果从工信部组织的5G外场测试进度来看,不管国内国外,所有厂商都是要按照这个安排来开展的。”谈到国内厂商的5G测试进度,她谈到,“华为的(测试)进展就很好。

5.png

  除了工信部统一部署的测试进度,各家参与中国5G建设的设备商都还会与运营商客户做单独的测试,不过这类测试并不在对外宣传的范畴内。

  “中美建设5G所面对的标准、网络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在抢进度,只是着力点不太一样。美国的5G参与者基于市场化考虑,先做应用再做改造,甚至有的宣传单纯是为了找买点、博眼球;中国在2G、3G、4G时代相对落后,希望在5G时代赶上,因此采取了全面覆盖的模式。”

  至于中美的两条道路究竟孰优孰劣,或许,并没有必要进行优劣的区分。

  5G最终的战场,肯定是在垂直行业应用。这一点已经成为当前5G参与者的共识。

  即使美国运营商频繁开出5G订单,在中美5G竞速过程中,究竟谁能笑到最后,或许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中美5G竞速,不是一场“速决战”,而会是一场“持久战”。

  “缓不过劲来”的中兴通讯

  年初引起大骚动的中兴虽然最终皆大欢喜的迎来解禁,但毫无疑问,“大吐血”的中兴通讯还得缓缓。

6.png

  中兴通讯发布的2018年半年财报显示,中兴通信上半年营业收入394.34亿元,同比减少26.99%,亏损更是高达78.24亿元!虽然,巨额亏损主要由于10亿美元罚款和4亿美元保证金导致,但禁止令事件对于中兴通讯的品牌和业务的不利影响显然也不可忽视。

  资本不足的中兴实在没办法,只能通过“断臂”——出售资产来保身。9月19日,中兴通讯与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中兴通讯拟向后者出售旗下有关工业园及持有土地和物业资产等,以获取至少数十亿元的资金。

  根据双方签署的《合作框架协议》,中兴通讯将把旗下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工业园(中兴通讯工业园)北区、以及深圳市龙岗区布吉片区的土地及物业资产出售给深投控,而后者将在相关合同生效后3个工作日内,将22亿元首期款支付给中兴通讯。

  中兴通讯曾表示,在2018年上半年已经投入50.6亿元进行包括5G无线、核心网、承载、接入、芯片等技术领域的研发。

  而在8月29日的股东大会上,中兴通讯又表示,公司的主营业务和生产任务已恢复正常。

  接下来几年,通讯行业的关键竞争和机会就是5G,中兴通讯显然需要腾出更多资金来在核心业务领域放手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