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意韵闲情>寻味

【寻味】对话张心忠:等一场茶文化的复兴2018-09-26 来源: 汽车世界AutomobilePlanet 作者: 刘祎璠

  盖子划过青瓷茶碗、蒸汽里氤氲着单枞的蜜香,这个中午熨帖又充满中国味,更像一次与茶友的闲聊。作为资深战略营销专家兼滇红集团CEO,张心忠给出的每个回答都超出“滇红”二字,他心里装着的是整个中国的茶。

1.png

中国人的两杯茶,茶要对味不对名

  乾隆爷说:“君不可一日无茶。”林语堂先生说:“中国人最爱品茶。在家中喝茶,上茶馆也要喝茶;开会时喝茶,打架讲理也要喝茶;早饭前喝茶,午夜三更也要喝茶;有清茶一壶,中国人便可随遇而安。”中国人的两杯茶,一杯是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另一杯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离不开它。张心忠就是一个这样嗜茶的中国人,整个采访过程都伴随着壶中沸水滚动的声响。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南方的水土也滋养了张心忠。“我出生在皖南,中国最有名的茶就产自安徽和浙江,十大名茶安徽有四个,八大(名茶)它依然占据四席。”说这话的时候,先生声音里有着作为茶乡人藏不住的自豪,“我从小就偷着喝,那时候茶叶是奢侈品,我偷喝爸爸的茶。工作以后,自己开始喝,一两杯或三四杯,总之每天都要喝”。

  当饮茶成为一种习惯,对茶便有了自己的好恶。张心忠喝茶,对味不对名。2003年,普洱茶开始在全国各地流行起来,初次尝鲜,他并没有因为友人告知的两万元“天价”而爱上“破绵纸里包着的黑牛粪”,对于这色如“酱油汤”味如中药的液体,只要不对味,那就不接受:“哪怕二十万、二百万我也不喝。”茶之好恶,就是舌尖和喉头的直觉。

  学中文的最喜舞文弄墨,张心忠却格外朴实,用最易懂的词来反馈自己的味觉:回甘为甜,顺滑得如油一般。“班章为王、易武为后”,茶的价格、地位他都了然于心,但一句“我接受易武”,就把这款“次级茶”从2003年喝到了2012年。

2.png

茶文化不是演戏,今天的茶文化都是伪文化

  “你查查那些著书人的背景,他们凭什么写书?那是广告,是洗脑,不是文化。”张心忠这句话说出来想必会得罪不少所谓的茶文化布道者。但看到他脸上笃定的表情,你会相信,一个人的眼界和学识都体现在他对茶文化的执着和对现实的清醒上。

  这份珍贵的清醒,使他从不怕点名道姓地提起某个人或是某场会展。“台湾人表演茶道,穿个道袍,讲究十八式:关公巡城、韩信点兵……一个成语一个动作,这是他们的流程,也不是茶文化。深圳茶博会上,一个人穿得汉服不像汉服、道袍不像道袍,桌上放着一把草,旁边站一个茶童,用炉子生火,可那屋里分明还开着空调。这样只能污染、不能让我们找到唐宋时农耕时代的传统。这就更不是茶文化了。”

  那么日本久负盛名的茶道算是茶文化吗?张心忠给出了一个比喻:“日本茶道是对几百年前茶会、茶集传统的还原,就像小乘佛教,渡己不渡人,是自娱自乐。”所以,这也算不上我们要找寻的茶文化。

  “今天的茶文化都是伪文化”,他干脆这样总结,“每一个企业都不一样,一个人一个说法。真正的茶文化,没有!”在张心忠眼里,茶文化绝不是茶道、茶艺的别称。

  过分讲究的茶艺师见多了,如此接地气的茶人让人眼前一亮。简单朴素的办公室并无考究的装潢和贵重的古玩。“斯是陋室”,不影响茶香也无碍畅聊,眼前的茶开始变得纯粹。茶就是茶,除却尘杂之后,回到了清净无染的本真状态。

3.png

茶文化不需要新的解释,但也不只有陆羽

  中国茶文化有没有新的解释?

  听到此问的张心忠几乎没有迟疑,“茶文化不需要新的解释”,这实在让人耳目一新。纸媒转向新媒体、外卖取代了下馆子,几乎所有行业都在试图寻找新的解释,在风口求生,为什么茶文化不需要呢?他说:“未来我们的茶文化应该成为中国文化的显现符号,带着中国人‘天、地、人’的哲学观走向西方。”

  不需要新的解释,因为我们连旧的都未必能解释清楚,今天我们需要的是提炼和总结。谈到“茶文化”三个字,张先生相当严厉,抛出一串问题:“什么是文化?什么又是中国传统文化?茶文化的源头在哪里?我们需要一个名词解释。”

  中国人讲文化是偏向文艺、历史和哲学的,比较少谈科学层面。《茶经》事无巨细地记载了有关饮茶的所有环节,包赏器、取火、炙茶、品酌……在张心忠看来,它详尽,也值得被称颂,但它是陆羽对饮茶的解说记录,是科学文化,不是中国茶文化的全貌。

  数千年历史,自周而起的茶之于中国人,应该是一种生活习惯,如同一粥一饭,是私人的。唐流行煎茶、宋流行点茶,到清朝则流行盖碗冲泡法。红楼梦中妙玉采雪水烹茶,也有人偏偏说露水最佳……茶文化是什么?没有一个人有资格给它准确的定义,“茶圣”陆羽也不行。

  文化有显、隐之分,茶文化属于“日用而不知”的隐性文化。“隐”并非不重要,反而是深入血液的,因为已经成为了存在于身体的一部分而不被察觉。中国茶文化缺少一个集大成者来把它哲学化。中国人喝茶喝的不只是茶,还有人生态度:人生如茶,茶有两种姿态,沉与浮,沉时坦然,浮时淡然,正如饮茶人两种姿势,拿起与放下;人生如茶,头苦,二甜,三回味……儒释道已经交融在一杯茶里难分彼此,要给中国茶文化一个定义,还真是一桩难事。

  “世界最后竞争的是文化,不是武器。”朝代、政权是更迭的,但文化是延续的,这大概是张心忠谈茶不离“文化”二字的原因。文化的威力不容小觑,美国用麦当劳、肯德基等快餐文化轻而易举地改变了中国年轻人的饮食习惯;日本从文字到礼俗,今天依然难摆脱中国文化的影子。“文化竞争不是硬来,搞入侵,满世界开孔子学院,教西红柿炒鸡蛋。”此话风趣却不失儒雅的深意。

4.png

茶马古道会再次“扬起马蹄”

  现在世界还认中国的茶吗?张心忠给出的答案是矛盾的:“认,也不认”。 其实很难想象中国坐拥海陆丝绸之路、茶马古道,有朝一日会丢掉自己的茶叶王冠。观历史,看当下,中国茶业之衰有其必然的原因。

  首先是茶马古道的盛极转衰。普洱茶马道的衰落是因为封建官府对茶商茶农的课税和勒索增加。光绪年间,云贵总督在普洱增设盐茶道,下设官茶局及盐举司,加重了茶商、茶农的课税。茶农受损,茶商亦无利可图,造成“普洱产茶,颇为民害”,许多茶商和马帮只得另走他途,到1949年时一度降到了历史最低点,过去马帮络驿,商贾云集的景象再难寻觅。

  历史上著名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正是一场因茶叶引发的战争。工业革命后,欧洲尤其是英国对中国趣味趋之若鹜,茶叶便是其中一种。自认为物华天宝的清朝在对外贸易中只看重白银,无奈的英国人以及欧洲人只好用白银与中国换茶叶,不到半个世纪,英国人的白银几乎耗尽,为扭转贸易逆差,英国开始向清朝输出鸦片。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也是中国茶叶史的转折。

  如今,茶业乱象迭生。喝了十年易武茶的张心忠发现,自2012年开始,普洱的市场价格越来越乱。好茶和好酒一样应该和普通品种拉开差距,但显然,这种差距给了茶商炒作的契机,普洱茶乃至整个中国茶市场变成了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江湖”。中国茶产业需要有人站出来,花点时间,花点精力,做些什么。“当时我以顾问的身份,挑企业合作,尽最大的力量,做一点是一点。”2012年,他用了一年的时间跑遍了中国茶叶的四大产区,看到茶产业的关键词:太低端 、太粗糙、太江湖。

  谈到这里,张心忠端起茶杯呷了一口,“但我对中国茶产业的未来是看好的,我们的茶非常好,只是需要负责任的学者和负责任的企业”,这是他又一次强调中国茶业要有人做先锋。

  事实上从2012年起,张心忠就成为了自己所说的中国茶产业的先行者,并且每一个选择都放眼世界。茶叶作为世界三大非酒精饮料之一,是世界性的,而中国以外99%的茶都是红茶,所以它拥有庞大的市场,最具竞争力。日照充足少雨,茶叶富含茶多酚,得天独厚的条件使得云南产的红茶品质出众,滇红正是他的首选。白茶有药用价值,武夷山和太姥山之间的产量很小,相对纯粹,也成为了他的选择之一。

  “我们中国人对茶的利用还停留在把它采下来饮用,其实茶叶浑身是宝。”浙江大学做的茶叶提取项目吸引了张心忠,从茶叶中提取茶多酚制成多酚片为他提供了新的思路。茶叶中的儿茶素、咖啡碱、茶多糖等成分都可以为人体所用,随着膜分离等技术的成熟,深加工是中国茶业的一个新方向。

  “CEO在世界上比较流行,我就当个CEO吧。”连职位称呼都要看是否被国外接受,足以见得张心忠带着中国茶重回世界舞台的决心。用红茶对标年收6000亿、遍销200国的咖啡业巨头雀巢,要做中国最大的综合性茶企业、世界最大的红茶企业,这是他的战略目标。

  后记

  俞伯牙钟子期知音,皮日休陆龟蒙知茶,中国文化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总和人密切相关。只要民族绵延不绝、茶文化就不会湮灭。张先生端着茶杯,清澈的茶汤仿佛倒映出当年皖南小城偷喝父亲茶的那个少年。抬头再看,人如其名,先生的脸上始终写着:心中念茶,忠于文化。